狼图腾

作者:姜戎

  成吉思汗在其教令中嘱诸子练习围猎,以为猎足以习战。蒙古人不与人战时,应与动物战。故冬初为大猎之时,蒙古人之围猎有类出兵……汗先偕其妻妾从者入围,射取不可以数计之种种禽兽为乐……如是数日,及禽兽已少,诸老人遂至汗前,为所余之猎物请命,乃纵之,俾其繁殖,以供下次围猎之用。

——冯承钧译《多桑蒙古史》

 
诸王共商,各领其军作猎圈阵形之运动前进,攻取挡道之诸国。蒙哥合罕(元宪宗——引者注)作此猎圈阵形循河(伏尔加河——原注)之左岸进。

——(波斯)剌失德丁《史集·第二卷》(周良霄译注)


大队人马和猎狗群,跟着毕利格老人在漆黑的草原上向西北方向急行。几乎每个人都牵着一条狗,有的人甚至牵了两条狗。风从西北吹来,不软也不硬。厚厚的云层仍低低地压着草原,将天空遮得没有一丝星光和月光。四周是沉沉的黑暗,连马蹄下的残雪也是黑色的。陈阵极力睁大眼睛,但仍然看不见任何东西,像是突然双目失明了似的。两年多了,陈阵已经走过不少次夜道,但像这么黑的夜道他还从来没有走过。他真想划一根火柴检查一下自己的眼睛是否出了毛病。

陈阵凭着听觉向毕利格靠过去,轻声说:阿爸,能不能让我在马蹄袖里开一下电筒,我觉得我眼珠子都没有了。老人低声喝道:你敢!老人的口气中透出大战前的紧张和担心。陈阵立即闭上嘴不敢再问,跟着吱吱的马蹄声瞎走。

马队狗群悄然夜行。草原狼群善于夜战,草原人也擅长黑夜奇袭。陈阵感到这群狼非同一般,居然饿着肚子一直等到这个奇黑的夜晚才倾巢而出。而毕利格老人对战局的判断也非同寻常。战局正在按老人所预料和设计的方向发展。陈阵暗暗激动,能在原始大草原上,亲身参加两个狼王之间的角逐,简直是太刺激了!

马队走了一段下坡路以后,开始爬一个大坡,毕利格这才并到陈阵身旁,用马蹄袖挡住嘴,缓和了口气低声说:想当个好猎手,你还得多练练耳朵。狼的耳朵比眼睛还要尖。陈阵也用马蹄袖挡住嘴小声问:您这会儿说话不怕狼听见?老人压低声音说:这会儿咱在爬坡,有山挡着,又是顶风,说轻一点就不碍事。陈阵问:阿爸,您凭耳朵真能领大伙赶到指定地点?老人说:光凭耳朵还不成,还得靠记性,要听马蹄踩的是什么地,雪底下是草是沙还是碎石头,我就知道马走到哪块地界了。要不迷道,还得拿脸来摸风,摸着风走;还得用鼻子闻,闻着味走。风里有雪味、草味、沙味、硝味、碱味、狼味、狐味、马粪味和营盘味。有时候啥味也没有,就凭耳朵和记性,再黑的天,你阿爸也认道。陈阵感叹道:阿爸,啥时候我才能学得像您那样啊?

陈阵感到马队还在爬坡,抓紧时间又问:咱们牧场除了您以外,还有谁有这个本事?老人说:除了几个老马倌,就是几条老狼了。陈阵追问道:那是人厉害,还是狼厉害?老人说:人哪能比得了狼。从前有一条出了名的头狼,把畜群祸害得好惨呐,把王爷的宝马都咬死了。后来王爷派了最好的猎人炮手折腾了大半年,才把那条头狼抓住。不曾想那条头狼是个半瞎子,一只眼是瘪的,一只眼是浑的……

胯下的马身已平,老人立即止住了话头。马队翻过坡顶,再下到坡底就踏上了一片平坦的大草甸。毕利格加快了马步,大队人马狗紧随其后,悄声疾进,听不到女人和孩子们的嬉笑声,整个马队像是一支训练有素的正规骑兵,正在执行一项严格的军事任务。而实际上,这支队伍只是临时召集、包括老弱妇幼在内的杂牌军而已。如果是草原青壮武士和强壮战马组成的草原正规骑兵呢?陈阵真实地感受到了草原民族那种卓越军事素质和军事天才的普及性。“全民皆兵”,在华夏中原大地只是个口号或理想,而在蒙古草原,早在几千年前就已成为“现实”了。

离指定地点越近,队伍中的紧张气氛就越浓。不久前狼群全歼军马群,已大大地胜了一局,而额仑草原的人们投入了全部的力量,此战的胜负还未见分晓。陈阵也开始担心,用狼所擅长的夜战、偷袭战和围歼战,来对付那群听觉嗅觉远高于人的狼,是否有些班门弄斧?早几年,牧场年年组织大规模打围,但总是战绩平平,十围五空。场部的大车老板挖苦道:打围,打围,一个蛋子的叫驴(种驴)——没准。

由于上次军马群被狼群全歼的影响极坏,如果此次围狼战不能使上级满意,牧场的领导班子有可能被全部撤换。据场部的人说,上面已放口风,准备从除狼灭狼有成效的几个公社牧场,抽调得力的干部来充实额仑宝力格牧场的领导班子。因此,乌力吉、毕利格以及牧场的众马倌,都准备拿出他们的真功夫,好好刹一刹额仑草原狼群的气焰。毕利格在战前动员会上说,这次打围至少要剥下十几张大狼皮筒子交上去,要是打不着狼,其他公社牧场的打狼英雄就该来管额仑了。

天更黑更冷,草原凌晨的酷寒和黑暗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杨克悄悄靠近陈阵,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队伍一散开,包围圈的空隙太大,狼就是从马蹄旁边溜过去你也看不见,真不知道毕利格有什么高招。杨克把脸钻到马蹄袖里,看了看腕上的夜光表又说:咱们走了两个多小时了,队伍该散开了吧?陈阵抓住杨克的袖筒,把头伸进去,终于看到了老瑞士表上的点点萤光。他揉了揉眼,心中更多了几分恐惧。

忽然,空中飘来一股冷香,陈阵闻到了碱滩黄蒿草的甜香药味,浓郁寒冽,沁人心脾。就在马蹄踏上这片厚厚的蒿草地上时,毕利格老人突然勒住了马,整个马队也收住了马蹄。老人与跟在他身后的几个生产小组组长和猎手轻轻说了几句,他们便带着各组的人马向两面拉开队形。一百多人的马队迅速由纵队变为横队,很快变成长长的散兵线,马蹄声由近到远直到完全消失。陈阵仍然紧跟老人。

突然,陈阵的眼睛被猛地刺了一下,毕利格老人手中的大手电发出白炽强光,接着从东西两边极远的地方也回应了几下光亮。老人又晃了三下手电,两边的灯光向更远的地方飞速包抄过去。

此时,老人忽然用干亮的嗓音吼起来:“喔……嗬……”声音在寒冷的空气中震颤扩散。刹那间,静静的草原人声鼎沸:“喔嗬……依嗬……啊嗬……”男声、女声、老声、童声响成一片。最近处嘎斯迈小组的几个蒙古女声,分贝高、音质脆、高低起伏、经久不息。嘎斯迈领喊的声音尤其异峰突起,全队的女人男人拿出下夜喊夜、吓狼轰狼的功夫,一时间声浪翻滚,声涛汹涌,向西北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