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图腾

作者:姜戎

  上(汉武帝——引者注)乃下诏:“……匈奴常言,‘汉极大,然不耐饥渴,失一狼,走千羊。’乃者贰师败,军士死略离散,悲痛常在朕心。”

——司马光《资治通鉴·汉世宗孝武皇帝下之下》


包顺贵带领巴图、沙茨楞等五个猎手和杨克,以及七八条大狗率先进入新草场。两辆装 
载着帐篷、弹药和锅碗瓢盆的轻便铁轮马车紧随其后。

登上新草场西边山头,包顺贵和猎手们用望远镜,仔细搜索大盆地的每个山沟山褶,河湾河汊,草坡草甸,竟没有发现一条狼,一只黄羊。只有盆地中央的湖泊里成群的野鸭、大雁和十几只大天鹅。

每个猎手似乎都对初夏打狼提不起精神,可都对这片盛着满满一汪草香的碧绿草场惊呆了眼。杨克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快瞪绿了,再看看别人的眼珠,也是一色绿莹莹,像冬夜里的狼眼那样既美丽又吓人。一路下山,青绿葱葱,草香扑鼻,空气纯净,要想在这里找到灰尘简直比找金沙还要难。马蹄和车轮全被草汁染绿,连拖地的套马杆的尾根也绿了。马拼命挣着嚼子,硬是低下头吃新草。杨克惟一感到遗憾的是,陈阵向他描述的大片野花已经凋谢,全绿的草色略嫌单一。

包顺贵像发现了大金矿,大声高叫:真是块风水宝地,翡翠聚宝盆啊,真应该先请军区首长们开着小车来这儿玩几天,打天鹅打野鸭子,再在草地上生火吃烤肉。杨克听得刺耳,眼前忽地闪过了芭蕾舞剧《天鹅湖》中,那个背着黑色翅膀的飞魔。

马队轻快地下山,走过一个小缓坡以后,包顺贵又压低声音叫起来了:快瞧左边,那条山沟里停着一群天鹅,正吃草呐。咱们快冲过去打下一只来!说完便带着两个猎手急奔而去。杨克阻拦不及,只好也跟着奔过去。一边揉了揉眼睛望去,果然在左前方的一个山沟里有一片大白点,像一小群夏季雪白的大羊羔,白得鲜艳夺目,与刚才在望远镜里看到的大天鹅一样白亮。杨克憋得喘不过气来,他手中没枪,要不真想故意走火惊飞天鹅。狂奔了一段,白点还是不动,杨克几乎就要大喊了。正在这时,几个猎手都突然勒住马,垂下了枪,减了马速,并大声说着什么。包顺贵也勒了勒马,掏出望远镜看了起来。杨克也赶紧掏出望远镜,当他看清了镜头里的景物时,一下子就懵了。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群白羊羔似的娇艳亮色,竟然是一大片野生白芍药花丛。前一年的初夏,杨克曾在旧草场的山里见过野芍药,都是几株一丛,零零散散的,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一片,他恍然觉得这些芍药花,像是由一群白天鹅在眨眼间摇身一变而成。

包顺贵并没有感到扫兴,他反而又高叫起来:我的天!我可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芍药花,比城里大公园里人种人养的芍药长得还要好。快过去看看!几匹马又急奔起来。

冲到花前,杨克惊得像是秋翁遇花神花仙那样快要晕过去了。在一片山沟底部的冲积沃土上,三四十丛芍药花开得正盛。每丛花都有一米高,一抱粗。几十支小指那样粗壮的花茎,从土里密密齐齐伸出来,伸到一尺多就是茂密的花叶,而花叶上面就开满了几十朵大如牡丹的巨大白花,将花叶几乎完全遮盖。整丛花像一个花神手插的大白花篮,只见密密匝匝的花朵,不见花叶,难怪远看像白天鹅。杨克凑近看,每朵花,花心紧簇,花瓣蓬松,饱含水分,娇嫩欲滴;比牡丹活泼洒脱,比月季华贵雍容。他从未在纯自然的野地里,见过如此壮观、较之人工培育更精致完美的大丛鲜花,几乎像是天鹅湖幻境里的众仙女。

包顺贵也看傻眼了,他惊叫道:这可真是稀罕玩意儿,要是送到城里,该卖多少钱啊?我得先移几棵给军区首长,让他们也高兴高兴。老干部不爱钱,可都爱名花。送这花,就送到他们的心坎里了。小杨,你们北京的国宾馆,也没有这么神气的芍药花吧?

杨克说:别说国宾馆了,我看国外的皇家花园里都不见得有呢。

包顺贵大喜,转身对猎手们说:你们都听好了,这些花可是宝贝,要严加看管,咱们回去的时候,砍些野杏树杈,把这片花围起来。

杨克说:要是以后咱们搬家走了怎么办?我真怕人偷挖。

包顺贵想了想说:我自有办法,你就别管了。

杨克面露担忧:你千万别把这些花移走,一挪可能就挪死了。

马队和马车来到小河边的一个河套子里,猎手们很快找到狼群打围的几处猎场,黄羊的尸骨几乎吃尽,只剩下羊角、蹄壳和碎皮,连羊头骨都没剩下。巴图说:狼群又打过几次围,来过不少群狼。你看看这些狼粪,我估摸连老狼瘸狼都来过了。包顺贵问:现在狼群上哪儿去了?

巴图说:八成跟黄羊进山去了,也没准狼群上山打獭子去了,要不就是跟黄羊回界桩那边了。小黄羊这会儿都跑得跟大羊一样快,狼抓黄羊难了,要不狼群不会把黄羊吃得这么干净。

包顺贵说:老乌老毕他们明明看见过几百只黄羊,几十条狼,怎么才二十多天,就跑没影了呢?

巴图说:来了那老些狼,黄羊能呆得住吗?

沙茨楞笑道:狼群准保最怕你,你一来狼就吓飞啦。对狼太狠的人反倒打不着狼。你看毕利格尽放狼一码,可他一打狼,就是一大群。

巴图对包顺贵说:你看见狼群的好处了吧,要是没有狼群,这么好的一片新草场早就让黄羊啃光尿遍了。咱们的羊群来了,一闻黄羊尿就一口草也不愿吃啦。这片草场真太好了,马都不肯走了。我看还是选点支帐篷吧,下午歇歇马和狗,明天再进山看看。

包顺贵只得下令过河。巴图找了一片水较浅的沙质河床,然后和几个猎手用铁锹在河的两岸铲出斜坡。巴图骑马牵着架车的辕马过了河,猎队又在东山坡上一块地势较平的草地上 
,支起了白帆布帐篷。巴图吩咐两个猎手在帐外埋锅烧茶,然后对包顺贵说:我去南边山沟里看看,没准能找着受伤的黄羊,猎人到了这儿,哪能吃带来的肉干呢。包顺贵高兴地连连点头称是。巴图带上两个猎手和所有大狗向南山奔去。巴勒和二郎认识这片打过黄羊的猎场,猎性十足地冲在前面。

杨克最惦念湖中的天鹅,不得不把跟巴图去打猎的机会忍痛割舍,而留在营地高坡上远远眺望天鹅湖。为了看天鹅湖里的天鹅,他缠了包顺贵和毕利格老人足足两天,一定要在大队人马畜群开进新草场之前捷足先登,才总算得到了这个充分欣赏边境处女天鹅湖美景的机会。此刻,他觉得天鹅湖比陈阵向他描述的还要美,陈阵没有到小河的东边来,这里地势高,可以越过密密的绿苇,将天鹅湖尽收眼底。他坐在草坡上,掏出望远镜,看得气都透不过来了。他正独自一人沉浸在宁静的遐思中,一阵马蹄声从他身后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