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图腾

作者:姜戎

  臣光曰:……武帝(汉武帝——引者注)好四夷之功,而勇锐轻死之士充满朝廷,辟土广地,无不如意。及后息民重农……民亦被其利。此一君之身趣好殊别,而士辄应之,诚使武帝兼三王之量以兴商、周之治……

臣光曰:孝武(汉武帝——引者注)……异于秦始皇者无几矣。

 
——司马光《资治通鉴·汉世宗孝武皇帝下之下》


晚饭后,包顺贵从毕利格家来到陈阵的蒙古包。他慷慨地发给了陈阵和杨克一个可装六节电池的大号电筒,以往这是马倌才有资格用的武器和工具。包顺贵特别交待了任务:如果狼群攻到羊群旁边就开大手电,不准点爆竹,让你们家的狗缠住狼。我已经通知你们附近几家,一见到你们打亮,大伙都得带狗过来围狼。

包顺贵笑着说:想不到你们养条小狼还有这么大的好处,要是这次能引来母狼和狼群,再杀他个七条八条狼,那咱们又能打个大胜仗了。就是只杀了一两条母狼也算胜利。牧民都说今天夜里母狼准来,他们都要我毙了小狼,把小狼扒了皮挂起来,再把狼尸扔到山坡野地,让母狼全死了心。可我不同意。我跟他们说,我就怕狼不来,用小狼来引大狼,这机会上哪找啊。这回大狼可得上当啦。你们俩得小心点,不过嘛,这么大的手电,能把人的眼睛晃得几分钟内跟瞎了一样,狼就更瞎了。你们也得准备铁棒铁锹,以防万一。

陈阵杨克连连答应。包顺贵忙着到别的包去布置任务,严禁开枪惊狼走火伤人伤畜,就急急地走了。

这场草原上前所未有的以狼诱狼战,虽然后果难以预料,但已给枯燥的放牧生活增添了许多刺激。有几个特别恨狼,好久不上门的年轻马倌羊倌牛倌,也跑来探问情况和熟悉环境地形,他们对这种从来没玩过的猎法很感兴趣。一个羊倌说:母狼最护崽子,它们知道狼崽在这儿一定会来抢的,最好每夜都来几条母狼,这样就能夜夜打到狼了。一个马倌说:狼吃了一次亏,再不会吃第二回。另一个羊倌说:要是来一大群硬冲怎么办?马倌说:狼再多也没有狗多,实在不行那就人狗一块上,打灯乱喊、开枪放炮呗。

人们都走了以后,陈阵和杨克心事重重地坐在离小狼不远的毡子上,两人都深感内疚。杨克说:如果这次诱杀母狼成功,这招实在是太损了。掏了人家的全窝崽子还不够,还想利用狼的母爱,把母狼也杀了。以后咱俩真得后悔一辈子。

陈阵垂着头说:我现在也开始怀疑自己,当初养这条小狼究竟是对还是错。为了养一条小狼,已经搭进去六条狼崽的命,以后不知道还要死多少……可我已经没有退路了,科学实验有时真跟屠夫差不多。毕利格阿爸主持草原也真不易,他的压力太大了,一方面要忍受牲畜遭狼屠杀的悲哀,另一方面还要忍受不断去杀害狼的痛苦,两种忍受都是血淋淋的。可是为了草原和草原人,他只能铁石心肠地来维持草原各种关系的平衡。我真想求腾格里告诉母狼们,今晚千万别来,明晚也别来,可别自投罗网,再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把小狼养大,咱俩一定会亲手把它放回母狼身边去的……

上半夜,毕利格老人又来了一趟,检查陈阵和杨克的备战情况。老人坐在两人旁边,默默抽旱烟,抽了两烟袋锅以后,老人像是安慰他的两个学生,又像是安慰自己,低声说道:过些日子蚊子一上来,马群还要遭大难,不杀些狼,今年的马驹子就剩不下多少了,腾格里也会看不过去的。

杨克问:阿爸,依您看,今晚母狼会不会来?

老人说:难说啊,用人养的小狼来引母狼,我活了这把年纪,还从来没使过这种损招,连听都没听说过。包主任非叫大伙利用小狼来打一次围,马驹死了那么多,不让包主任和几个马倌杀杀狼,消消气,能成吗?

老人走了。盆地草场静悄悄,只有羊群咯吱吱的反刍声,偶尔也能听到大羊甩耳朵轰蚊子的扑噜噜的声音。草原上第一批蚊子已悄然出现,但这只是小型侦察机,还没有形成轰炸机群的凌厉攻势。

两人轻轻聊了一会儿,互相轮流睡觉。陈阵先睡下,杨克看着腕上的夜光表,握着大电筒,警惕四周动静,又把装了半捆爆竹的书包,挂在脖子上,以防万一。

吃饱马驹肉的小狼从天还没有黑就绷紧铁链,蹲坐在狼圈的西北边缘,伸长脖子,直直地竖着耳朵,全神贯注,一动不动,紧张地等待着它所期盼的声音。狼眼炯炯,望眼欲穿,力透山背,比孤儿院的孤儿盼望亲人的眼神还要让人心酸。

午夜刚过,狼嗥准时响起。狼群又发动声音疲劳战,三面山坡,嗥声一片,攻势凶猛。全队的狗群立即狂吠反击,巨大的声浪扑向狼群。狼嗥突然停止,但是狗叫声一停,狼嗥又起,攻势更加猛烈。几个回合过去,已经吼过一夜的狗群认为狼在虚张声势,便开始节约自己的声音弹药,减弱音量,减少次数。

陈阵连忙和杨克走近小狼,凭借微微的星光观察小狼。狼圈里铁链声哗哗作响,小狼早已急得围着狼圈团团转。它刚想模仿野狼嗥叫就被狗叫声干扰,还常常被近处二郎、黄黄和伊勒的吼叫,拐带到狗的发声区。小狼一急又发出“慌慌,哗哗”的怪声,它气得痛心疾首,甩晃脑袋。几个月来与狗们的朝夕相处,使它很难摆脱狗叫声的强行灌输,找回自己的原声。

二郎带着狗们紧张地在羊群西北边来回跑动,吼个不停,像是发现了敌情。不一会,西北方向传来狼嗥,这次嗥声似乎距陈阵的羊群更近。其他小组的狗群叫声渐渐稀落,而狼群好像慢慢集中到陈阵蒙古包的西北山坡上。陈阵的嘴唇有些发抖,悄声说道:狼群的主力是冲着咱们的小狼来了。狼的记性真没得说。

杨克手握大电筒,也有些害怕。他摸了摸书包里的大爆竹说:要是狼群集体硬冲,我就 
管不了那么多了,你打手电报警,我就往狼群里扔“手榴弹”。

狗叫声终于停止。陈阵小声说:快!快蹲下来看,小狼要嗥了。

没有狗叫的干扰,小狼可以仔细倾听野狼的嗥声。它挺直胸,竖起耳,闭嘴静听。小狼很聪明,它不再张口乱学,而是先练听力,使自己更多接受些黑暗中传来的声音,然后才学叫。